《华山神门》全文阅读

作者:乐和  华山神门最新章节  华山神门全文阅读  加入书架
华山神门最新章节第三六二五章 幽帝分身新(18-10-23)      第三六二四章 内部的不稳(18-10-23)      第三六二三章 步步为营步步为赢(18-10-23)     

第三六一一章 找到木人

鬼修说的,余宇其实是知道的。恨他最深的,有可能不是他的敌人,而是跟他表面很熟悉的人,尤其是入世宗门的人,因为他统领了入世宗门,控制了他们,也在客观上,掌握了入世宗门的资源。
  他们有这种敌对的做法,其实是可以理解的。余宇也不在意,并未多言。而隐瞒天机这种事,不是真的隐瞒天道,那是不可能的事,而是让推测你的人,无法再得到准确的消息。
  这就是人类修士能做的极限,无法真的遮蔽天机,但却可以对人类遮蔽,从而实现一定程度的隐匿。一开始余宇没往这方面去想,现在想想,倒是自己大意了。
  “你帮我摆脱他们,暂时的,我准备要去水月天了”余宇看了一眼鬼脸,顿了一下,接着说道“这也是对我们合作的一个考验,如果之前他们知道我去了,那你就是骗了我。我们之间,合作别谈,而且是不死不休。”
  “放心吧”鬼母倒是淡然“我对他们,对你们这些人的事,都不关心,也不在乎,我唯一在意的就是幽帝,是我们族人能否顺利的去往上古道场修炼。这件事交给我,我暂时拖住他们,不过你自己的办法如果无法达成,也就是无法遮蔽掉你的神魂信息,那就不是我的事了。”
  两人谈妥,迅速分开。
  余宇没有再绕弯路,而是直奔太空。在太空中,其实距离更远,星球上的两个点的距离,在高空,尤其是太空飞行,要比在星球上飞行距离远得多的多。
  但在太空,可以实现大挪移。这就快的多了。一个挪移出去就是成千上万里的距离,十分神速。
  “你真的对那个什么鬼母,没有丝毫的戒备心?”来到天空,余宇并未急着走,而是随意的找了个地方,停下来。这个空间范围太大,短时间内,一般人不容易锁定。而真元子等余宇将他该做的事做完,这才问道。
  余宇要遮蔽自己的神魂信息,也就是在元神上施法,他两个元神都要施法,不过时间不长。这种办法,曲婉儿早就说过大致的办法,余宇是知道的。
  他身上带的本就有隐瞒天机的东西,但这个东西,并未起到作用,这也是余宇之前没有往这个方向去想的深层原因,他忘了还可以在元神动手脚。
  “它应该没有问题”余宇却很坚定“我相信自己的判断。它跟我一样,都不是为了自己,它是为了它的族人,我是为了自己的亲人朋友,我们都是身不由己。对于我们这样的存在而言,彼此合作,影响深远,而且影响的不仅仅是我们自己,更多还是身后的人。它不敢放肆,把我惹急眼的结果,我想它很清楚。此时此刻,给我挖坑,也就等于是给它们的族人挖坑。”
  “倒也是”真元子点头。
  余宇想了想,将之前抓来的几个邪修召集了一下,从戒指空间内招出来,这里面境界最低的,也是星场境了,也就是那个木人,巫民之后。
  他详细的又问了一遍,这些人都不知道罗刹鬼母的事,这是高层才能涉及到的秘密,不过让余宇意外的是,这些人对遗修却是颇为熟悉。
  余宇听他们讲完之后,才有些恍然。他将邪修和遗修都当做了自己的敌人,放在一起考虑,当做了一个整体。
  其实不是,而且区别很大。
  邪修也基本上都是现代的修士,也就是跟余宇一个时代的人,而那些遗修,则是上古时期,有大背景的大能后代。这些后代现如今看不起人类修士界,有点神经病一样,见谁都想当大爷,在谁面前,都想称王称霸,跟个神经病没有什么两样。
  所以他们其实也看不起邪修。邪修也是人,他们是纯正的人类,因此两方面的关系,其实也挺糟糕的。只是有共同的利益,而且高层间,因为利益,合作的比较多,所以他们才走在了一起。
  余宇这么一问,这些人,包括木人在内,你一言我一语,把遗修的家底子,能抖搂的都抖落出来了。
  余宇从他们的口中也证实了鬼母给他的信息。之前他得到消息,遗修建立了两个很大的宗门,分别是长云宗和西荒门,宗主他都知道。
  其实是假的。
  掌控长云宗的,也就是真正的宗主,是一个叫做风皇子的年青人,而掌控西荒门的,是一个女人,也是个年青人,叫做虹霓公主。
  这两个人,跟自己当年对战的帝子,身份类似,都是上古时期大帝的孩子,亲生孩子。此二人已经是神场境的存在,骁勇善战,十分了得。
  这两人,此时都是可以直面寒独雪的存在。寒独雪是可以直面余宇的存在!寒独雪的实力,余宇是知道的,十分神秘尤其是她的体质,也就是圣女的体质,至今无人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  这么一比较,余宇大致有了了解。自己若是碰上这两个人中的任何一个,恐怕也不会那么容易对付,而且大帝的孩子,身上肯定封印有大帝的宝物!
  也即是大帝战兵一类的至宝!
  这尼玛就厉害了。
  余宇心道难怪这两个人一上来就敢打水月天这个超级宗门的主意,一般的大宗门,他们看来是不屑于动手的。
  他在想,如果当年的帝子不死在自己手里,如今恐怕也是一方人杰了吧?
  余宇盘算着自己的事,让其他人都进去到戒指空间里去了,唯独留下了木人。这个人,给他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。
  简单说,木人,是一个一心向道,心无杂念,若不是为了他自己的修行,他不愿意做任何利益之争,这个人,算是苦修士里的精品,是个人精,非常了得。资质很一般,但却靠着他自己的智慧和努力,走到了今天。
  “我知道你不是一般人”余宇看着木人,丝毫也不是掩饰“你放心,邪修的事情,我必然会给你自由。决不食言!”
  木人眼中惊喜“余先生……一言九鼎,我自不该怀疑,可是我还是想问一句,是真的吗?”
  “如有违背,天打雷劈”
  “……”木人张口结舌,他是修士,他知道一个修士发下誓言以为着什么,而且是如此重誓。
  余宇摆手“我也是修士,也出身底层,我知道底层上来的不易,我很佩服你。不过眼下,你要帮我!”
  “先生尽管说,我能做的,必然尽十分的心力”木人坚定道。
  

snaptime:2018-10-23 20:14:35  .exectime:0.222秒